筆趣閣 > 金色綠茵 > 第三二九章 好一個書香門第

第三二九章 好一個書香門第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卓楊畢業了!作為世界排名第一的漢諾威音樂大學鋼琴系歷史上最特殊的學生,卓楊完成了自己在這里歷時九年的學生生涯,也結束了從三歲就開始的學校生活。

    26歲的卓楊徹底走出了象牙塔,畢業不但意味著從此真正成為了‘社會人’,也不用再被這幾年每個月最少四次返校學業修煉所限制。

    6月24號這天,是漢諾威音樂大學畢業典禮的日子,一千多名畢業生在這一天獲得了他們的藝術學學位和畢業證,博士生卓楊也在其中。

    九年前8月和他一起入學的同級生,如今只剩下了卓楊一個,他甚至在這些年里迎來送往了一波又一波學弟學妹。九年時間過去,校園里的學生物是人非,教授都老死了好幾位,唯有卓楊和永遠繁盛的云松紅楓是九年中永恒的風景。

    沒有變的,還有那些古樸典雅的教學樓和悠揚的琴聲。

    不過,也許因為自從讀研后便不需要每天駐校研習,也許是從五年前開始他的主要生活地點就變成了米蘭和巴塞羅那,卓楊在此時沒有畢業離別的傷感,只有終于不負父母所望的自豪。

    實際上,最近三年卓楊無論從聲望和藝術造詣,都已經遠遠超出了‘學生’的范疇,他從古典音樂領域冉冉升起的新星變成了馳名業界的重量級人物。創作出的眾多作品是足以名垂史冊的藝術瑰寶,十天前在維也納金色大廳的《格瑞絲·梅瑞狄斯》是鋼琴史上的豐碑之作。

    《格瑞絲·梅瑞狄斯》相當于卓楊的畢業匯報演出,也是他的畢業論文。一部《格瑞絲·梅瑞狄斯》組曲,比什么夸夸其談都擲地有聲,比什么引經據典都來得真材實料。

    從《格瑞絲·梅瑞狄斯》開始,卓楊跨入了鋼琴大師的行列,現在大師終于畢業了。

    畢業典禮結束后的第二天,漢諾威音樂大學教授聯席會議形成決議,校董事會聘任卓楊為漢音大鋼琴系副教授(兼職)。如此一來,25歲324天的卓楊成為漢音大歷史上最年輕的教授,也是整個歐洲音樂院校史上最年輕的一個。

    這樣的年齡,就相當于17歲便獲得世界足球先生,端是聞所未聞。自即日起,老卓家一門三教授,好一個書香門第。

    隨后,米蘭音樂學院和巴塞羅那高等音樂學院也宣布聘任卓楊為他們學院的鋼琴專業兼職副教授。這些其實都在事先早已決定好了,只是在等待卓楊正式博士畢業。

    世界足壇從此有了一位真正的教授,溫格和布斯克茨只能背著卓楊偷偷稱呼。足球歷史上從此也有了首個現役博士,昔日骨灰大佬蘇格拉底的醫學博士是在他退役后完成的。

    教授第一人,博士第一人,逼格第一人!

    國際足聯以前可以吹捧精神,為傳承造勢,為拼搏吶喊,為榮譽背書,卻從來不敢宣揚球員的文化修養,但現在可以了。雖然絕大多數球員仍然處在剛掃盲階段,可萬事看排頭,卓楊一個人就提升了全球六十萬職業球員的文化檔次。

    現在,足球可以肆意嘲笑籃球了:沒我掙得多還沒我有文化。

    .

    在校園里盤桓幾日,又去馬迪堡半島上好生敘了敘舊,走訪漢諾威各界故交好友,還陪著蔻蔻重返基斯曼商學院造訪。時間臨近月底,卓楊和蔻蔻返回了中國。

    七月一日足壇夏季轉會窗就將開啟,胖子拉伊奧拉會在那一天代表卓楊公開發布離開巴塞羅那俱樂部的消息,巴薩也將會在第一時間發布正式公告。輿論漩渦即將滔天而起,卓楊嫌煩,他該躲了。

    他倆神仙眷侶飄然而去,回到了安寧舒適的中國,留給身后歐洲足壇即將掀起的驚濤駭浪,也留下了哈布斯堡家族暗流變激流。

    《格瑞絲·梅瑞狄斯》音樂會結束至今已經半個月時間,在此期間引人矚目的哈布斯堡家族內部權力之爭發生了巨大變化。

    深受《格瑞絲·梅瑞狄斯》感染的相關各方改變了立場,原本就偏向約瑟夫家的人不用說,那些事不關己的中立者認真關注起了此事,并表達了對約瑟夫家的支持。而因為各種利益偏向奧托·馮的人,則在巨大的心理和階層輿論壓力下,變得不偏不倚。

    更重要的是,一場紀念和宣揚梅瑞狄斯夫人的音樂會,讓約瑟夫家在哈布斯堡家族內部獲得了最廣泛的支持。

    音樂會結束后,相關國家政要發函督促奧托·馮正視家族歷史,眾多王室和貴族也紛紛表示理解和支持約瑟夫家對歷史責任的追責,希望奧托·馮正確對待這一問題。

    首先作出反應的是一貫和約瑟夫家更親近的奧地利政府,他們在音樂會當天便宣布:為了紀念尊敬的格瑞絲·梅瑞狄斯夫人,經過考證,奧地利政府尋找到了百年前梅瑞狄斯夫人一家磨坊的舊址,那里現在是一座小型游艇碼頭和一間貨物倉儲。奧地利政府將出資回收這一片土地,無償贈送給約瑟夫家族,并由約瑟夫家在舊址上興建‘梅瑞狄斯紀念公園’。

    哈布斯堡家族內部諸多重要人物開始出言支持弗蘭克·約瑟夫,他們要求奧托·馮尊重家族歷史,尊重歷代先皇先帝,勇敢擔當,讓斐迪南大公的靈魂得到救贖。

    奧托·馮終于扛不住了,千夫所指下,即便老成樹皮那也還是一張臉。一個星期前,奧托·馮以哈布斯堡-洛林家族家主的身份,在慕尼黑作出了幾項重大決定。

    承認‘切格倫勛爵’一案中馮家先祖斐迪南大公所犯罪行,并由嫡長孫托馬斯·馮向奧地利大公移交了斐迪南大公相關事件私人文獻資料。不交不行了,再抵賴下去萬一扯出來末代皇帝卡爾·馮,那奧托·馮的末代皇太子身份就會發生動搖,那才是滅頂之災。

    代表斐迪南大公向約瑟夫家作出正式道歉,并同意向弗朗茨·約瑟夫一世皇帝和茜茜公主、魯道夫皇太子及梅瑞狄斯女侯爵進行懺悔,懺悔儀式視本大公身體情況擇日舉行。

    最重要的是,奧托·馮·哈布斯堡-洛林宣布退位!

    把持歐洲第一家族將近九十年的老家伙,終于要卸任了,一曲《格瑞絲·梅瑞狄斯》,是他的挽歌。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