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瘋狂農民工 > 第2406章 發飚

第2406章 發飚

作者:彈劍吟詩嘯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夏建早就預料到這個三哥肯定會獅子在開口,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這個獅子口開的也有點大了。

    “哈哈哈哈!你以為我們是開印鈔廠的?就算是,你也別想”夏建大怒。他立馬給武伍使了個眼色。

    武伍立馬拉起宋芳就朝外邊走。三哥大吼一聲說:“想在我這兒搶人,沒門”這家伙大吼著,雙手一揮。

    他身后的這七八個年輕人便一擁而上,朝著武伍撲了上來。可夏建豈能讓他們去糾纏武伍。他身子一矮,右腿便在地上劃出了一道圓弧。

    沖在最前面的兩人,立馬便摔了個狗吃屎。后面的哪幾個人一看夏建這么勇猛,立馬愣在了哪里。

    站在夏建身后的王有財忽然之間發飚。他一個轉身,拿起院子邊上放著的一把掃把,一邊大叫,一邊朝著這幫人打了上去。

    王有財的這一招,別說是三哥他們這幫人了,就連夏建也沒有想到,****他還挺拼命的。

    夏建猜的沒有錯,院子里站的人不少,但真正出手能幫忙的,還真沒有幾個。王有財這么一打鬧,好多人怕傷到他們,便慌慌張張的全回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三哥的這幫人,被王有財的兩掃把全逼到了走廊上。而武伍帶著宋芳和王有發,人已經出了院子。

    “操家伙啊!都傻站著干什么?”三哥大吼一聲。這家伙從腰上忽然解下了一副自行車的鏈條。

    王有財還要往上撲,可夏建一把拉住了他,示意他趕緊走。在這關鍵的時刻,王有財也不敢不聽夏建的。他丟下掃把,轉身就跑。

    三哥大怒,提著鏈條便朝夏建撲了上來。夏建一躲一閃,便晃開了三哥手中的鏈條。三哥臉上的顏色變了,他以為這幾個人只要他吼上幾聲,這錢就全給了他。他低估了夏建這幫人的能力。

    等他的哪幾個馬仔拿著打人的家當沖出來時,夏建已經把三哥手里的鏈條給奪掉了,而且三哥的一只手被夏建反扭在了背后,疼得直皺眉。

    “讓他們都回去,你陪我走上兩步”夏建說著,手上的力量忽然加大。疼得三哥直咬牙。

    “你們都回去,我出去散散步”三哥撐不住了,他只好老實的喊了一聲。夏建這才減輕了手上的力量,然后緊捏著三哥的一只手腕,兩人走出了小院。

    村子路兩邊的草坪上,坐滿了出來聊天的男男女女。夏建拉著三哥,坦然的朝著村子外面走去。沒有人發現,他們之間有什么不對。

    在村子口,王有財已攔了一輛出租車等在了哪里。宋芳和王有發已坐在了車上。武伍一看到夏建,兩步趕了過來,他呵呵一笑說:“沒事吧夏總!我都沒有機會出手”

    “沒事!你們上車吧!我跟這個三可說上兩句”夏建說著,給武伍使了個眼色。武伍朝村口看了看,發現沒什么異樣,這才轉身上了出租車。

    武伍一走,夏建便對三哥說:“這件事你就不要再參與了,否則對你不利”

    “哼!今晚是我低估了你們,如果...”三哥有點有服氣的說道。

    夏建伸手過去,在三哥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兩下說:“幾年前我就在這兒混了。所以說朋友還真不少,今晚如果全帶過來的話,你想想會是什么樣的結局?”

    “錢!我們肯定會賠給鄧麗,但不是你所說的十萬。你們之間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夏建說完,便轉身上了路邊上的出租車。

    夏建一上車,便對司機說道:“快開車,去市內,找一家條件好的酒店”

    “啊!這邊的旅店不是交了錢嗎?”王有發失聲問道。

    不等夏建說話,王有財冷喝一聲說道:“那幾個錢算什么?你不命了。師傅!就聽他的,去市里打酒店住”

    開車的司機沒有說話,而是一腳油門,車子朝著SZ市內駛去。宋芳一直有車上哭泣著,不知道她是看到家人后激動而哭,還是說她心里一直在記掛著自己的孩子。

    開車的司機,一直在后視鏡中偷看宋芳,可能他是有所懷疑。夏建想了想便對宋芳說:“你還是別哭了,再哭下去這位師傅以為我們幾個是人販子,一旦報警麻煩可就大了”

    宋芳這才聽話的止住了哭聲。車上頓時安靜了下來,因為有外人在,他們說話也不方便。車子開了大半個小時,才進了市內。

    找了一家比較不錯的酒店,開了兩間房。一到酒店后,夏建便對宋芳說:“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一個聰明機靈的人,到了這里就被人扣押起來,聽起來都有點不可思議”

    “我是為了孩子,這個小的才五歲,你是不知道這個女人有多狠”宋芳說著,眼淚又下來了。

    夏建嘆了一口氣說:“不要傷心了,現在人是出來了,可是你的心還沒有回來。你說我們就這樣回去,恐怕你不行。不管怎么說,你的兩個孩子還在這兒”

    “ 這樣吧!還是給人家一點錢,畢竟也受了傷。當然了,十萬八萬的那是沒有可能的事,我們如果出了這個錢,那豈不是我們都是傻瓜嗎?”王有財忽然說了這么一句。

    王有發坐在宋芳身后,低頭一句話也不說。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們愿不愿意?”

    “你趕緊的說吧!說出來讓大家聽聽,或許真能解決問題,那豈不是好事”王有財有點著急的說道。

    夏建想了一下說:“你們也看到了,宋芳出這個事情,完全是為了她最小的這個孩子。要不咱們想辦法,找王利軍要回這個孩子的撫養權,就不知道有發有什么想法沒有?”

    “沒有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宋芳回去后也能安心了。再說了我們身邊也沒有孩子,現在帶回去一個,我也樂意”沒想到王有發這回如此痛快。看來他心里還是希望有個孩子在身邊。

    王有財聽夏建這么一說,忍不住瞪了一眼王有發說:“那有你想的這么容易。王利軍他肯輕易放手?”

    夏建想了想,把王有財叫到了另一間房內,然后壓低了聲音問道:“你是不是不同意帶宋芳的孩子回去?”

    “還真是,一來這孩子本來就是宋芳和王利軍一起生的,另外還是個女孩。養上幾年出息了,還不是飛了。圖什么呢?”王有財說出了他的想法。

    夏建呵呵一笑說:“你說的這些都是實際情況。可是你想過沒有,你大哥年紀也不小了,就算是**吧!有總比沒有的強。別外孩子回來了,她宋芳的心也就會跟著回來”

    “這樣吧!我只是說出了我的意見,這事說白了還是要我哥和宋芳兩人同意。另外王軍利不放手的話,這事就非常的難辦”王有財呵呵一笑,也算是放棄了他的主張。

    夏建站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兩圈,猶豫不決的說:“要不你把這事給你的父母說上一聲,看看他們的意見?”

    王有財看了一眼手表說:“你的這個主意好,一句話便提醒了我。我現在就打”王有財說著,便掏出了手機。

    打完電話的王有財滿臉的高興,他笑著說:“沒想到你的想法和我爸媽的想法不謀而合。他們說,你真要是把這事給辦好了,我們老王家全家人感謝你!”

    “好!既然這樣,那咱們就趕緊著手辦這事吧!”夏建說完,便讓王有財把王有發夫妻叫了過來。

    宋芳有點著急的問夏建:“你們商量好了沒有?錢無所謂。這些年我存了一點,為了女兒,我可以全部拿出來”

    王有財一聽,忍不住冷哼一聲。這個女人還真是賊,每天哭著窮的找他爸媽要錢,這下倒好,為了女兒,她竟然把家底也亮了出來。

    “哦!剛才征求了一下家里老人的意見。他們非常樂意宋芳把她的女兒接回去住。所以我現在決定,和王利軍來談這事。宋芳現在就給王軍利打電話,讓他來我們住的酒店”

    夏建說干就干,一刻也不想拖。因為今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誰知道后面還會不會有其它的事情出現。

    “是不是有點太晚了?都十一點多鐘了”一直沒有說話的武伍,這時搶著說了一句。

    夏建搖了搖頭說:“不晚,好多工廠加班的人,才剛剛下班不久”

    “你把電話打通后,就說我想見他,讓他立馬打車趕過來,否則可別后悔!”夏建給宋芳做著安排。

    宋芳應了一聲,便給王利軍撥通了電話。電話通了以后,宋芳說著說著,便在電話里吵了起來,而且情緒還非常的激動。

    掛上電話后,宋芳帶著哭腔說道:“這個混蛋他說他不來”

    “不會的,你只要提了我讓他來,相信他會來的。除非他長的不是人心”夏建說的非常肯定。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宋芳便收到了王利軍發過來的一條短信,問他們所住酒店的名稱及房間號。

    “宋芳和王有發可以回房睡了,這里不需要你們”夏建想了想便說道。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