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佳上門女婿 > 第679章 當頭一棒

第679章 當頭一棒

作者:不大不小的夢想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劉琛急的朝樓道位置看了好幾眼,“胡大少,你先跟我走,咱們邊走邊說。”

    “你是知道的,我肯定不會害你。”

    胡楊忍不住多看了劉琛幾眼,輕輕點頭,兩人便往外走去。

    “到底是誰要來找我?把你急成這樣!”

    剛走兩步,胡楊便開口詢問道。

    “警察!”

    劉琛也不再隱瞞,脫口而出。

    “什么?”

    聽到這以后,胡楊停下腳步,表情別提有多怪異。

    “他們憑什么抓我?我又沒犯事!”

    胡楊理直氣壯的說道。

    “胡大少,我知道你沒犯事,但是現在的情況對你很不利。”

    劉琛表情凝重的解釋道:“你不是讓我查肖家出了什么事嗎?”

    “我查清楚了,昨晚,肖智在家被人割了舌頭,砍了雙手,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而從昨晚監控來看,兇手一男一女,男的衣服,跟你身上這套,一模一樣!”

    “而且周秦周大隊看過監控后,很肯定的說,女人的這套衣服,大少奶奶蘇清涵也有一套!”

    “什么?!”

    胡楊劍眉倒豎,腦海里浮現出栽贓陷害這四個字。

    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為什么肖太平對自己的態度如此的差。

    現在的情況,的確對他很不利。

    他昨晚一直在家睡覺,可他住的農家樂很偏,根本就沒有監控。

    也就是說,他無法提供不在場的證據!

    胡楊腦海里,最先想到的,就是胡祖源。

    在他看來,這件事,肯定就是胡祖源干的。

    就在他皺眉沉思時,樓道里傳來一陣急促腳步聲。

    劉琛急了,拉著胡楊就往樓上走,“胡大少,我們先躲一躲,這次是周大隊親自帶隊,你要是被抓了,那就麻煩了。”

    “周秦帶隊嗎?”

    胡楊看了劉琛一眼。

    “是啊!”

    胡楊快速眨了眨眼,拉著劉琛就往樓上走。

    他們剛到樓上,就看到好幾個警察朝教室沖去。

    不過胡楊并沒看到周秦的身影。

    他透過窗戶看了一眼,發現有一個人,正站在警車旁打電話。

    這人正是周秦。

    “劉哥,走,我們趕快下去!”

    胡楊看了一眼那些警察后,便拉著劉琛往樓下走。

    那幾個警察,已經來到教室外,并沒注意到下樓的胡楊。

    他們用力敲了敲教室的門,這敲門聲再次打斷馮進的講課。

    這讓馮進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原本聽的津津有味的杜巖,如彈簧般站起來,很不爽的嘀咕道:“肯定又是胡楊那小子。”

    “真沒教養,煩死了!”

    他一邊發著牢騷,一邊很不爽的把門推開。

    當他看到門外的警察后,嚇了一跳。

    “同志,你們找誰啊?”

    這幾個警察大步沖了進去,“我們找胡楊,他是在這里學習吧!”

    胡楊?!

    聽到這名字后,杜巖忍不住看了看胡楊所坐的位置,“他之前的確在這里,不過就在你們來之前,剛跑出去。”

    “跑了?”

    幾個警察聽到這個消息后,皺了皺眉,互相對視一眼,便在教室里搜了起來。

    他們仔細搜了幾遍,的確沒發現胡楊的身影。

    “同志,你們現在相信我們的話了吧,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從不騙人的。”

    杜巖說完這些,很好奇的詢問起來,“同志,胡楊到底犯的是什么罪啊?”

    “不該問的,你最好別問!”

    警察瞪了杜巖一眼,“要是有胡楊的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們,知道了嗎?”

    “知道知道,我們一定會配合你們的工作。”

    杜巖笑著把這幾個警察送走以后,鐵青著臉回到教室,“我早就說了,這胡楊不是什么好人!”

    “就這樣的人,有什么資格到我們學院來學習?簡直就是丟我們學院的臉!”

    “好啦好啦,我繼續上課!”

    馮進擺了擺手,接著講課。

    坐在旁邊的杜巖已經想好了,待會兒就給孫莎莎打電話。

    一定要讓她知道,胡楊的真實面目!

    此時的胡楊和劉琛,已經跑到一樓。

    就在劉琛準備帶胡楊上車時,胡楊卻往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胡大少,你這是去哪兒啊?”

    劉琛焦急的喊了起來,胡楊跑的這個方向,就是周秦所在的方向。

    這要是被周秦看到,那就完了。

    “我去見見周秦。”

    胡楊頭也不回的喊了一句,大步沖了過去。

    劉琛徹底急了,可他也沒多想,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他和周秦認識,希望待會兒能讓周秦網開一面。

    此時的胡楊,已經來到周秦身后,他拍了拍正在打電話的周秦。

    周秦回過頭來,看到是胡楊后,手中的手機都差點落在地上。

    他迅速把電話掛掉,帶著胡楊來到車后面。

    “胡老弟,你怎么到這來了?”

    周秦壓低聲音問道。

    “你也相信昨晚的事,是我干的?”

    胡楊雙眼直直盯著周秦。

    “我當然不信,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可上面下了命令,我也沒辦法。”

    “我知道你的難處,你把昨晚肖家的監控發我手機上,給我一晚上時間,我要是沒能找到真正的兇手,我明天一早,就去自首。”

    “你瘋了?”

    周秦急的低吼起來。

    他很清楚這個案子的難度。

    他用了所有能用的資源,查了一天,一點線索也沒有。

    胡楊單槍匹馬,一個晚上,又會有什么結果?

    “相信我,我能搞定。”

    胡楊很肯定的說道。

    因為在他心里,已經能夠猜到是誰干的了。

    “周大哥,就當幫我一個忙,要是等你同事下來,那我就徹底沒機會了。”

    胡楊伸手指了指正在下樓的那些警察。

    周秦意味深長的看了胡楊一眼,深吸一口氣,徹底豁出去了。

    他用自己的私人手機把那個監控視頻發給胡楊,“趕快走吧,我只能幫你這么多了。”

    “接下來,就靠你了。”

    “放心吧,一個晚上,夠用了。”

    胡楊沖著周秦揮了揮手,大步往前走去,他打算馬上去找胡祖源。

    可就當他剛走兩步,周秦的聲音從身后響起,“對了胡老弟,你等等。”

    “怎么了?”

    “你時間有限,就別在胡祖源身上浪費時間了!”

    “什么意思?”

    聽到這話后,胡楊的表情很不自然。

    甚至可以說,有種當頭一棒的感覺。

    “胡祖源我仔細調查過了,他昨晚一直在醫院治病,而且他在京城所有人際關系網,以及所有電話,我全都查了,可以排除他,這事,不是他干的。”

    得知這個消息后,胡楊的表情很不自然。

    原本信心滿滿的胡楊,變得有些忐忑和茫然。

    不過他還是朝周秦點點頭,“我知道了,多謝周大哥提醒!”

    話音落下,胡楊便大步離開,消失在黑夜中。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