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王爺太難混 > 第775章 紫荊花園的混戰 袖手旁觀的沐蘇二人 矛盾升級之簡靈的質問

第775章 紫荊花園的混戰 袖手旁觀的沐蘇二人 矛盾升級之簡靈的質問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羅剎‘一驚一乍’害得北辰玄玥跟耶律齊都心有惴惴,兩個短暫交鋒的死對頭決定先將個人恩怨放在一邊,兩人對視一眼,耶律齊輕挑眉心,語調清冷道,“夜羅剎,你難道懷疑孑禹對我們使了苦肉計?”

    說到這里,耶律齊停頓了一下,很快,他又再度補充了一句,“可我覺得孑禹那樣不太像是裝出來的,再說,孑禹跟簡靈交情也沒那么好,就簡靈那個刺頭兒個性,孑禹怎么可能會心甘情愿地替簡靈‘打掩護’?”

    理智回籠之后,耶律齊越發覺得夜羅剎‘結論’有誤。

    耶律齊說完,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北辰玄玥一邊摩挲著下巴,一邊點頭附和道,“嗯,我也覺得孑禹不太可能選擇跟簡靈聯手,至少這個時候不適合,畢竟簡靈都拿到了鬼泣,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可算是‘天下無敵’,她何必多此一舉,再讓孑禹介入呢?”

    言罷,北辰玄玥緊擰眉心,俊臉表情帶著濃濃的疑惑,只差當場詢問夜羅剎,“你丫是不是太過杯弓蛇影了?”

    不過,理智殘存的北辰玄玥并沒有如此‘實誠’,什么糟心話都敢往外蹦。更何況,北辰玄玥太了解夜羅剎的性格了,要是惹惱了夜羅剎,夜羅剎報復人的手段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兇殘好嗎?

    思及于此,北辰玄玥只能……點到為止。

    因北辰玄玥跟耶律齊‘口徑統一’,都認為夜羅剎‘簡單事情復雜化’,所以兩人的話外之意就是希望夜羅剎直奔古塔的方向而去,不要去什么紫荊花園了。

    雖然如今是兩票對一票,但夜羅剎的‘信念’并沒有被動搖,他眸光銳利地掃了一眼耶律齊跟北辰玄玥,而后言簡意賅道,“下車。”

    “啥?”

    北辰玄玥表示自己有點懵,一臉驚愕地看著夜羅剎,俊臉都是問號,顯然沒料到夜羅剎會讓他跟耶律齊下車。

    跟北辰玄玥相比,耶律齊倒是顯得冷靜多了,耶律齊以拳抵唇,輕輕咳嗽了一聲,某人表示自己深諳‘識時務者為俊杰’的道理,所以很快,耶律齊就毫無心理障礙地改口道,“嗯,我覺得去一趟紫荊花園也沒什么,未雨綢繆總是好的,就算遇不上簡靈,咱們也可以‘故地重游’。”

    耶律齊這話一出,北辰玄玥俊臉各種抽搐,雖然內心對某個毫無操守的家伙很是鄙視,但北辰玄玥也立馬‘從善如流’道,“啊,我其實也沒有任何意見,既然你們都去,那我也去唄。”

    說完,北辰玄玥還象征性地‘呵呵’兩聲,旨在將自己‘親善隨和’的一面表現出來。

    見耶律齊跟北辰玄玥都不再‘嘰嘰歪歪’,夜羅剎臉色稍霽,他面無表情地冷哼了一聲,而后就一腳油門,快速地朝著紫荊花園所在的位置而去。

    還沒等三人進入紫荊花園別墅區,一眼就看到了低空盤旋,嘶鳴的血色烏鴉。

    耶律齊,北辰玄玥跟夜羅剎齊齊心下一沉,一抹不祥的預感瞬時彌漫心間,俊臉表情更是如出一轍的凝重,如果到現在他們還有所懷疑的話,估計脖子上的那個東西就真的只能當成可有可無的擺設了。

    “夜羅剎,你這個烏鴉嘴真的挺靈,看來簡靈真的來了。”

    還沒等夜羅剎將車停穩,耶律齊就已經推開車門,大長腿一邁,快速地朝著紫荊花園,簡靈所在的別墅區跑去。

    雖然北辰玄玥沒有像耶律齊那樣發表任何意見,但從他那聚攏的眉峰可以看出他內心的驚駭。

    北辰玄玥并沒有立刻去追耶律齊,而是輕挑眉心,語調低沉地追問起夜羅剎來。

    “要是等下簡靈‘拒不配合’,我們該怎么應對?”

    說到‘拒不配合’四字的時候,北辰玄玥刻意加重了語氣,黑眸更是迅速醞釀起一股駭人的風暴,可想而知如今的局勢已經……有著箭在弦上,不得不服的緊迫感了。

    聞言,夜羅剎鷹隼微瞇,他抬頭看了一眼依舊還在天空盤旋,代表著不祥之意的血色烏鴉,而后一語雙關道,“我們至少要支撐到容逸回來,或者等蘇君琰露面。”

    夜羅剎突然提到了容逸,也就是明隸大帝蘇秉宸跟尊逸王蘇君琰的名字。

    一聽夜羅剎這話,北辰玄玥眉頭都快要打成死結了,拳頭也下意識收緊,原本北辰玄玥還想說些什么,但夜羅剎已經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快步朝著簡靈別墅所在的位置走去。

    北辰玄玥雖然此刻腦海里也充斥了N多待解的問題,但他也明白如今再深究那些旁枝末節,已經毫無意義。

    想到這里,北辰玄玥深呼吸了兩三次,輕吐口中濁氣,而后也趕忙追上前面的夜羅剎。

    等夜羅剎跟北辰玄玥后腳趕到簡靈家門前,雖然并沒有看到耶律齊的身影,但卻聽到了別墅內傳來的打斗聲。

    從打斗的嘈雜程度來看,里面必定是一場混戰,而且參與人數還不少。

    期間還夾雜著眾人明顯隱含著怒氣的話語。

    “簡靈,你冷靜點,我們都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談,武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說這話的自然是習慣性悲天憫人的國師,無塵向來都‘崇尚和平’,不管他游走在古代,還是現代,這個‘逮人說教’的臭毛病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無塵這話一出,當即就被影后妹子給怒懟了。

    “無塵,你可省省吧你,我又不是不了解你,你這人只會看菜下碟,遇到不如你的,你也是一招‘暴力制服’,遇到你沒把握的,你才勸別人‘放下屠刀’,再等別人被你‘妖言蠱惑’后,一舉拿下對方,好歹也是一代名@#僧,你能稍微要點臉嗎?”

    從簡靈的話語之中可以看出她早就很不爽無塵了。

    簡靈的吐槽讓場面有了片刻的靜默,夜羅剎跟北辰玄玥不約而同地輕拍了一下自己那明顯有些發僵的俊臉,而后一前一后進入了簡靈家中。

    入目自然是一地狼藉。

    加入戰圈的人,除了無塵跟簡靈,還有另外兩個始終被一團黑霧遮蔽住真實容貌的神秘人,從身形來看,一者是男子,一者是女子。

    這兩人正在‘圍攻’耶律齊,耶律齊應付得明顯有些吃力,額頭上都已經冒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液。

    才這么一會兒的功夫,耶律齊甚至都已經掛彩了,雖然傷在右手胳膊,傷勢看起來也不是太重,但這樣的情形足以讓夜羅剎跟北辰玄玥心生不妙了。

    因為打斗場面太過于‘殘暴’,所以簡靈家中的一應家具都被破壞得差不多了,這特么就跟遭遇了暴力強拆似的。

    除了兩撥專心致志打斗的人之外,窗邊還站著兩道頎長的身影,一左一右,跟個雕像似的,負手而立,神情冷峻地看著兩撥專注干架的同志,一言不發。

    “沐辰溪。”

    “蘇雷霆。”

    原來袖手旁觀戰況的居然是美人丞相沐辰溪跟璇璣帝蘇雷霆。

    夜羅剎跟北辰玄玥齊齊出聲,不過一人喊的是沐辰溪,另一人喊的則是蘇雷霆,此刻,夜羅剎跟北辰玄玥都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如今到底又是在鬧哪一出。

    聽到有人跟自己打招呼,依舊身穿一襲塵埃不染白色錦衣的沐辰溪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算是跟夜羅剎,北辰玄玥打過招呼了。

    至于璇璣帝蘇雷霆則是一身標志性的明黃龍袍,那架勢仿佛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皇帝似的,不要更高調。

    如果有路人經過簡靈別墅,再走進來一看,恐怕會覺得自己走進了片場,雖然這里并沒有架設任何拍攝機器,而且打斗場面看起來太過于……真實。

    雖然遇到了老熟人,但蘇雷霆始終都目光冷冷地看著還在跟無塵干架的簡靈,未曾搭理后來者。

    對此,夜羅剎跟北辰玄玥早已司空見慣。

    因沐辰溪,蘇雷霆都在旁邊觀戰,沒有打算介入的意思,所以夜羅剎跟北辰玄玥也各站一邊,什么都不做,只是有樣學樣地……圍觀。

    打斗的人跟圍觀的人形成了一種越發詭異的局面,似乎也保持了某些常理難以解釋的平衡。

    當北辰玄玥跟夜羅剎進入的時候,簡靈自然也有所察覺,她虛幻一招,主動退出了戰局,身法詭異一閃,頃刻間就穩穩地停在夜羅剎面前,俏臉帶著顯而易見的慍怒之色,直接質問起夜羅剎來。

    “夜羅剎,你居然還敢來我家?你說,是不是老頭子指示你的,居然還讓勞資去了一趟天啟元年,你知不知道,我險些就死在天啟元年了。”

    簡靈氣不打一處來,越說,越慪,星眸更是猩紅一片,嬌軀更是抑制不住地顫抖,如果不是簡靈這會兒比較克制,說不定早就對著夜羅剎左勾拳,右勾拳了。

    不過,為了先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簡靈還是拼命克制自己,如今她就是需要一個答案。

    被簡靈質問的夜羅剎,神色微變,落在簡靈身上的視線也帶著某些旁人無從分辨的隱晦莫名,略微思索了一下,夜羅剎如此跟簡靈說道,“簡靈,你誤會了,老家主他從來都沒想過要致你于死地,他只是想幫你,只不過……”

    一聽夜羅剎這‘顛倒黑白’且不負責任的漂亮話,簡靈當即就冷哼道,“你們一個個是不是都以為我是傻子啊?都做得那么明顯了,現在居然還恬不知恥地跟我說,一切都是為了我好,我呸,這種好,我簡靈不需要。”

    說這話的時候,簡靈將拳頭捏得咯吱響,臉色更是難看得一比。

    “夜羅剎,你不是說你們都是好心好意嗎?那我在云隱山見到的那個跟邀月一道出現的女人究竟該怎么解釋?咋滴,你們這是擔心我回不來,所以連‘替代者’都已經準備好了嗎?還有李毅那個混蛋究竟被你們藏到哪里去了?他有膽子不經過我的同意,擅自提取我的[email protected]@A,如今卻沒膽子跟我當面對質了嗎?”

    “那個王八蛋,在天啟十六年的時候,居然還試圖想要弄死我,你們還讓我冷靜,我特么怎么可能冷靜得下來?我知道我這個人算不得什么傳統意義的好人,可你們對我做的事情又良善到哪里去?”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是吧?憑什么啊?勞資憑什么要接受這坑爹的命運。”

    簡靈的憤怒已經凝聚成實質了,如今她真的很想要將面前這些‘虛偽偽善’的人都集體……人@道@毀@滅,誰讓他們枉顧她的個人意愿,直接拿她當做小白鼠,肆意妄為地做……實驗呢?

    現在倒好,實驗沒有成功,副作用倒是提前顯現了。

    簡靈怎么可能不惱火,畢竟她只是想當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不想跟陰謀詭計扯上任何關系。

    但如今簡靈卻陡然生出一種無力感跟挫敗感,她覺得自己已經掉入了一個無底洞,不管她怎么掙扎,都不得其門而出。

    而造成她悲催命運的就是面前這些說著冠冕堂皇話語的‘正義之士’。

    簡靈的咆哮讓在場的眾人都齊齊靜默了,就連那兩個被霧氣遮蔽的神秘男女都停止攻擊耶律齊,快速退避到角落位置,安安靜靜地觀望著局勢的發展……

    簡靈這話一出,站在夜羅剎身邊的北辰玄玥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而后小聲勸說道,“簡靈,老家主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畢竟是下任家主候#[email protected]人,有些責任避無可避。你……”

    還沒等北辰玄玥把話說完,簡靈就冷笑道,“北辰玄玥,你少給我顧左右而言他,我算哪門子的候@選#人?要說家主的接任者不是你身邊這位嗎?怎么輪到犧牲的時候,卻將我推到前面,讓我充當炮灰,坐享其成的時候卻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你們還能更扯嗎?”

    簡靈氣得胸脯劇烈起伏,俏臉滿是憤恨之色。

    北辰玄玥被簡靈吼得瞬間氣短,哪里還敢說什么,立刻退到夜羅剎身后,不再強出頭。

    就在這時,一陣詭異的香氣飄散開來,在場眾人神情一凜……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