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702章 分鶴(第二更)

第702章 分鶴(第二更)

作者:雨后不帶刀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記住我的名字。”

    “我不再是息壤,而是……”

    “分鶴!”

    看著走出的土御門一真,寶物殿外等候的諸人面色微微變化。

    土御門一真像是剛被機器拋光了般,全身衣物撕成一條條,披掛在身上裸露極多,如同令人困惑的行為藝術家。

    拋光的不光是衣服,還有頭發、眉毛,土御門一真全身上下的毛發全都精準脫落,整個人看上去宛如一塊粗糙的石頭。

    而那蘊含著恐怖息壤的葫蘆附著在土御門后背,要是再扁上一些,他看上去倒是與河童有幾分相似。

    “土御門先生……”

    “成功了,我已經獲得分鶴大人的認可了。”

    “分鶴?”

    官員疑惑的重復了下這奇怪的名字。

    土御門背后的葫蘆劇烈搖動著,口中有砂子流出。

    “嗨依,明白了。”瞧著葫蘆的反應,這名超自然廳的官員立馬明白分鶴指的是誰。

    身份轉變,土御門一真的為人處世也立馬發生了轉變,人類是一種社會性動物,這一說法在土御門一真的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

    之前還戰戰兢兢,現在在故意為之的穩重里,隱藏不住的是由內而外的高傲。

    “既然如此,就前去你們所說的任務。”土御門輕輕撫摸了下背后的葫蘆,從瓶口流出的砂子慢慢的倒流回去。

    真的掌握了砂葫蘆。

    “嗨依,土御門先生能如此為國家考慮實在是太好了。”官員心中微微點頭,“但暫時還不用著急,北邊的局勢目前還在控制中,而且還有許多大人物想認識一下您。”

    “唔。”大人物!土御門的眼睛亮了起來,裝模作樣的輕輕頷首點頭后答應道,“那就聽你的安排。”

    土御門的一言一行間與掌握砂葫蘆前為國效死形成鮮明對比。

    “這就是大陰陽師的后人嗎,果然能夠降服恐怖的砂葫蘆。”

    隨著土御門一真興奮的走出大社,伊藤麻世認真皺眉分析著土御門的實力。

    大社是神樹大人的私有物,而既然是神樹大人的東西,那自然她這名管家也有使用的權利。

    如同動物園管理人一樣,從土御門剛踏入神社,伊藤麻世便由連接到個人電腦的監控上關注著。

    那锃光瓦亮的光頭在畫面中發光明顯,看起來就……

    “很強。”

    伊藤麻世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繼而惆悵起來。

    啊,真是好想把新發現掛在網絡上,讓那群狗東西知道自己在消息方面的厲害。

    但不行,麻世,你一定要忍耐住,掛在網絡上是不義行為,會給官府帶來麻煩的。

    不對,伊藤麻世攥著頭發:“好像這次宴會上都是各國前來圍觀的觀眾,而且之后還有觀察團,大家都知道的情況下,我再掛在網絡上就不算是泄密吧。”

    她不清楚該如何形容接下來的奇怪宴會,干脆用上了動物園游覽時專用的詞匯。

    本質上她就是個宅女,特殊的宅女,對這些活動天然的害怕反感。

    計劃通。

    伊藤麻世的眼神亮了起來,雙手十指在鍵盤上飛速敲打著。

    狗東西們,看看誰才是最強王者吧。

    而與此同時,千代田區。

    宴會上的確都是大人物,在首相官邸旁舉辦的酒宴上,土御門見到了一個個電視上才會出現的政治明星,雖然內閣總理大臣沒有前來,但其他黨派的黨魁對他來說也是了不得的角色啊。

    不過讓土御門疑惑的是,為什么這次酒宴上有數量眾多的外國人。

    不僅是金發碧眼的阿妹莉卡上國大人,還有華國人、露西亞人,髪國人,不列吞人……

    幾乎就是萬國博覽會,世界各國都派出了團隊,駐東京大使館中的外交官更不用說。

    短暫的驚訝后,土御門一真心里升騰起了無盡的驕傲。

    一朝成名天下知!

    真正的天下,全球各國前來見證自己的轉變,這排場也就幾個月后的天皇登基能媲美了吧。

    各國派來的使者都好奇的看著自己,眼神中帶著敬畏和其他莫名的情感,可惜在重重警戒下,這些使者根本沒有上前搭話的機會。

    這些人物放在以前都是自己需要仰望的存在!

    土御門兩只腳仿佛踩在了云端,根本記不清宴會上發生了什么,只記得場內崇拜的目光。

    他飄乎乎的睡了一覺后又被恭敬的請到了橫須賀的軍事基地。

    “在基地中我們會認真檢查您各方面的狀況,以此為您量體定做修煉方針。”

    車隊平穩的行駛在進入基地的道路上,從玻璃窗中能看到基地筑起的高高圍墻。

    現代立體戰爭已經不需要圍墻這種效率低下的東西,不過橫須賀基地情況特殊,這道圍墻主要是防住內部的實驗體逃跑。

    “這道裂痕是……”

    土御門看見旁邊的平地上有一道突兀的裂紋,從前方一直蔓延,回頭也一眼望不見邊際。

    像是一把從天而降的劍,熱刀切黃油般在大地開了道傷口。

    沒有鮮血從傷口滲出,只有幽深的溝壑,裂口再大一些,就是足以容納五六人并肩通過的峽谷。

    而且吊詭的是,土御門并沒有在網絡上見到過這道裂口的帖子。

    或許有,但并沒有像其他那樣有視頻流傳的帖子般流傳甚廣。

    “是戰斗留下的痕跡。”

    “戰斗?”土御門心中一凜,心臟很不爭氣的劇烈抽動。

    怎樣級別的戰斗才能造出如此的痕跡,百鬼夜行的戰斗縱然大場面,可漫漫黃沙只是營造出了蒼涼之感,但這道傷痕,世上真的有什么東西能擋得住嗎?

    就是葛葉親自前來,也得被劈成兩半了吧。

    神原飛翔在電視上一道削平山頭固然厲害,可遠遠比不過這道恐怖傷痕。

    基地的隨從人員沒有再多說,他們個頂個的都是聰明人。

    這種大恐怖要的就是神秘感,用神秘的恐怖震懾有些飄然的土御門一真,這道攻擊是基地力量做出的?或者是敵人?無論土御門一真怎么想,心頭都會墜上一座小山。

    “請不用在意,問題已經解決了。”

    不用在意?這么恐怖的攻擊痕跡,怎么可能會不在意!

    在崗哨的注視下,車隊緩緩駛入這座隱秘基地。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