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1473章 久別生疏

第1473章 久別生疏

作者:寒塘鴉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本就是我做的,自然與往日不同了!”

    就在大家盯著關鳳和孟婉兒的時候,門口忽然想起了一個溫和的聲音,一瞬間房間里全都安靜下來。

    嘩啦啦——

    一片筷子落地的聲音,眾人的目光看向門口,一人長身而立,身穿銀色長衫,劍眉星目,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沉穩之中帶著一絲不羈。

    “夫君——”

    “子益?”

    “大將軍……”

    “哇,姐丈!”

    所有人都十分震驚,但他們動作卻不如坐在門口的諸葛瞻快,這小子被冷落在末席,猛然回頭看到劉封,頓時跳下凳子沖了過來。

    “嘿呀!”劉封一把抱起跑過來的諸葛瞻,這小子沉了不少,十分壯實,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你小子又長高不少啊!”

    “姐夫這次可帶什么好玩的了?”諸葛瞻抱著劉封的腦袋十分親熱,他出生不久諸葛亮便離開成都,死在洛陽,從小很少感受到父愛,劉封一直對他格外照顧,盡量彌補他這方面的缺憾,二人之間也很少

    有隔閡。

    “這次絕對有!”上次忘了帶禮物,讓諸葛瞻大為失望,這一次劉封可張了記性,說著話便從懷中掏出一塊巴掌大小的彩色珠子來:“這可是南海夷洲找來的彩珠,在陽光和月光下各不相同

    ,里面還能看到奇異景象。”

    “真的?”一看到彩色發光的東西,諸葛瞻眼睛瞪大,接過珠子,掙扎著從劉封身上下來,跑向了院子里。

    “唉呀,各位夫人可安好?”

    諸葛瞻走后,劉封這才整理衣襟,心中澎湃,臉上卻淡笑,看著諸葛果幾人激動卻又壓抑的神態,恐怕與自己也一樣。

    要不是有外人在,劉封現在恨不得沖過去將他們所有人都摟在懷中,現在卻只能勉強壓制,等著晚上再宣泄了……

    此時劉封忽然又后悔起來,干嘛非要白天給驚喜,要是剛才趁著天色未明,偷偷摸到她們的房間里,豈不是驚喜更甚?旋即又想到這幾位夫人的狠辣,劉封又一陣后怕,細算起來,這四個女人可都不簡單啊,他已經吃過諸葛果的大虧了,再夜闖閨房,又是帶孩子的母親,可不是鬧著玩的

    。

    沒看那些護犢子的野獸有多兇猛?

    “子益,還不進來?”

    站在門口一時間信念如電,黃月英見他又在發呆,趕緊招呼他,這一走又是一年多,三個孩子都先取好了名字,卻至今連面都沒見過。

    “哈哈哈,讓我來看看!”劉封收回心思,大笑著邁步進入房間,先走向關鳳,指了指她懷中的嬰兒,“這是我家老四劉放?”

    關鳳眼中淚花閃動,連連點頭,劉封將小家伙接過來抱在懷中轉了兩圈,在他臉上親著,胡茬撓得小家伙咯咯直笑。

    轉身又看向孟婉兒:“這是老五劉曦?”孟婉兒輕咬紅唇,也微微點頭,劉封將劉放交給關鳳,把劉曦又抱起來,感覺比老四要輕一些,小家伙正在睡覺,小嘴不時地吸溜不知道做什么美夢,又輕輕還給孟婉兒

    。

    這一邊諸葛果懷中的小家伙更小,才兩個月,諸葛果看劉封伸手,趕忙一個手擋住:“俐兒還小,你不能抱!”

    諸葛果畢竟是生過孩子的了,和劉封感情也最深,這么小的孩子的確不放心讓他抱著。

    劉封無奈,咂咂嘴走向黃月英,盯著她懷中正瞪大一雙烏溜溜大眼睛,吃著手指好奇看著自己的小家伙:“母親,這小家伙是寇淮還是寇佳?”

    黃月英失笑道:“你自己的兒女,你不認識,反來問我?”

    “呃——”劉封一怔,尷尬一笑,他離開的時候這兩個家伙還在襁褓之中,現在長這么大了,哪里分辨得出來,伸手道:“來,讓為父抱抱!”

    “咿呀——”小家伙看到劉封伸手,一轉頭撲倒黃月英的懷中,抱著她的脖子給了劉封一個大屁股。

    “這小子……”劉封上前就要將他硬抱過來,小家伙便掙扎起來,哼哼唧唧要哭了,只好趕忙放手。

    “一定是寇佳!”劉封看他膽子小,認定是女兒。

    又走到趙嫗跟前,用手指摸了摸她懷中小兒的臉蛋,小家伙剛才還好奇地看著劉封,一動手,馬上便癟著嘴要哭了,嚇得趙嫗趕緊將他摟入懷中。

    “唉——”劉封一聲輕嘆,無奈道,“看來是我離家太久,和他們生疏了。”馬瑤雪和烏珠在一旁原本羨慕地看著劉封,此時看到這一幕,再聽他說話,眼神也暗淡下來,劉封這幾個孩子和張苞的孩子年歲相當,如今劉封好歹還回來一趟,小孩已

    經認生,張苞還不知道何事回長安,只怕父子之間會更加陌生。

    “瑤雪,烏珠!”劉封看到她二人低下頭,就知道自己的出現必定牽動她們的思念,安慰道,“你們放心,這一兩月還不開戰,若有時間,我讓繼業也回長安一趟。”

    “大哥,不用了!”馬瑤雪趕忙說道,“繼業他在前軍,國家大事要緊,再說了,我們小時候不都是這么過來的嗎?”

    “對,不用他來!”烏珠也在一旁強笑道,“等小家伙再長大一些,我們便都去軍中,早日統一天下,就能一家團圓了。”

    “是啊,國將不國,何以為家?”劉封再次嘆氣,烽火戰爭讓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又讓多少出征的將士經年累月不回家,父母妻兒倚門而望,外人只看到他們功業的風光,又有幾人知道他們忍受

    了多少孤獨和思念?

    黃月英見幾人神色悲戚,笑道:“行了行了,今日子益能來,就是喜上加喜,一家人團聚,怎得反而都傷感起來?”

    “對對對,今日大喜,為吾兒慶生,該高興才對,”劉封坐在諸葛果身旁,指著桌上的菜肴,“這紅燒肉、紅燒里脊、烤羊頭都是我做的,來來來,大家都嘗嘗。”眾人收拾起思緒,轉憂為喜,各自將懷中嬰兒交給身后的侍女,紛紛拿起筷子吃喝起來,劉封為大家倒上果汁、牛奶,觥籌交錯,在他的引導之下,氣氛很快變得融和歡快起來。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