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貼身兵王俏總裁 > 第2319章 各自出手

第2319章 各自出手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erojb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319章 各自出手

    夏天同樣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更不明白,維多利亞為何要攻伐死王。

    他甚至不知道,方才那一劍問仙,竟然源自于女帝。

    但這并不影響對形式的判斷。

    說白了,有人想要趁亂出手,渾水摸魚。

    不過奧尼恩斯對他出手,仍然讓夏天感到一絲意外。

    他的確與天堂山有恩怨。

    曾斬殺過拉斐爾和哈里斯父子倆。

    當初黑暗王座麥克還曾告誡過他,讓他小心一點。

    然而事情的變化是戲劇性的。

    如今麥克卻想要殺他,而在他看來,麥克定然也會趁機出手。

    只是沒想到,麥克竟然也成為別人的獵物。

    而奧尼恩斯也出乎意料對自己出手。

    這一切發生的很快。

    不過并不影響夏天的果斷。

    從心而言,他單獨對上君臨,已經非常吃力。

    若是再加上一個高手,只怕有敗無勝。

    故此在剎那間便做出了決定。

    拼著一次遭創,也要先解決掉對方。

    此刻君臨也殺到夏天身后,手里利刃崩閃劍芒。

    “殺!”

    夏天卻是冷哼一聲。

    嗡。

    封神第二形態瞬間消失。

    之前攝取奧尼恩斯攻殺的力量,一瞬間轉移到蛇刀之上。

    拖字訣。

    反手一刀向后撩去。

    刺目刀罡似白天出現的一輪大月,蜿蜒曲折斬向出去。

    君臨面色驟變,敏銳感到這一刀的強勢,不得不避閃。

    而夏天趁此之際,將自身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直取奧尼恩斯。

    “嗖……”

    奧尼恩斯恨到了極點,也悔到了極點。

    作夢都沒想到,夏天竟然會以搏命的形式來斬殺自己。

    他手撫著斷臂,面色蒼白扭曲,不斷變換方位,想要與君臨靠攏。

    然而夏天不可能給他機會。

    無視后方重新追來的君臨,速度如同瞬移。

    反手撩出一刀之后,刀身瞬間回旋。

    “哧”

    又是一道刺目的刀罡橫空掠過。

    “殺!”

    奧尼恩斯臉色蒼白,無有一絲血色。

    他不得不拼命。

    再次展開鏡像術,分化出了八道殘影抵擋夏天的轟殺。

    只是。

    這一刀似無堅不摧一般,似要掃滅一切阻擋,生生的劈碎了六道殘影。

    而夏天眨眼到了最后兩道殘影近前。

    沒有出手,直接橫沖而過,將兩道殘影生生撞碎了。

    奧尼恩斯嚇的亡魂皆冒。

    他本就不是夏天對手,又被斬了一條臂膀,根本無法抗衡。

    “殺!”

    爆喝聲中,蛇刀如翻滾的巨浪一般,帶起蒙蒙白芒。

    將夏天身前吞沒成了白色的世界。

    瞬間十八刀撕裂而出。

    狂暴的刀浪凝聚在一起,形成一片駭人的刀幕,將奧尼恩斯籠罩在了其中。

    “啊……呃!”

    奧尼恩斯發出了最后絕望般的凄厲哀嚎,又在一瞬間戛然而止。

    “噗噗噗噗……”

    血浪翻騰,伴隨著殘肢斷臂激射當空。

    奧尼恩斯瞬間……碎裂了。

    死無全尸!

    夏天看也不看,轉回身冷冷凝視追上來的君臨。

    “殺!”

    蛇刀橫劈豎斬,刀罡迸發,而后殺了回去。

    有我無敵。

    他沒有給自己留下半分退路。

    今天與君臨一定要有個了斷。

    要分個生死。

    ……

    另一邊。

    光頭男子同樣出手凌厲,誓要擊殺黑暗王座麥克。

    而兩名天騎士也反應過來,已然加入戰團。

    但縱是如此,光頭男子以一敵三之下,不僅不落下風,竟然將三人逼的接連后退。

    這一刻的光頭男子,展現出了絲毫不弱于君臨的強大實力。

    他大開大合,僅僅以一雙拳頭便不斷迸發一大片拳印,迫人的罡氣不斷洶涌噴發。

    “砰砰!”

    休利特和薩姆森身為黑暗議會騎士團的首領,他們本身的實力極強,絲毫不弱于麥克。

    但是在高速對攻之下,竟然被接連轟飛了出去。

    而光頭男子身形不停,直取麥克。

    “你是誰!為什么要殺我!”

    麥克凄厲大吼,快速變換方位。

    “因為老子看你不爽,所以要殺你,這個理由夠不夠?”

    光頭男子獰笑一聲,魁梧的身軀仿佛一座山峰般沖撞而來。

    麥克凄厲大吼起來,“萬能的權杖啊……請賜予我死亡的力量……”

    隨著聲音,他的身上涌現重重黑霧。

    但這種黑霧并不給人陰森的感覺。

    相反,而是一種無比純凈與溫和的觀感。

    “哼!權杖之力?老子早就像試一試了。”

    光頭男子哈哈大笑,重重一拳轟擊而出。

    “啪啪啪……”

    空氣仿佛被打爆了一般,傳來噼噼啪啪爆鳴。

    當頭一拳轟向麥克頭顱,說不出的囂張與霸道。

    睥睨天下,隨意出手,似根本不將麥克放在眼中。

    一拳封絕八方。

    避無可避。

    ……

    與此同時。

    維多利亞同樣和死王激戰在了一起。

    然而讓人震驚的是,死王竟然展現出了令人側目的戰力。

    哪怕他之前被偷襲,肩胛自肋骨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但仍然不落下風。

    不。

    確切的說。

    不僅沒落下風,甚至還隱隱壓制維多利亞。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或者是擁有默契,他們一邊打,一邊轉移戰場。

    “你……血帝!我誠心誠意邀請你來,你,你竟然敢對我出手……”

    死王又驚又怒,目光凜冽如刀。

    “呵呵呵呵……”

    維多利亞手持屠刀,屠刀形似天使翅膀。

    刀刃迸射黑、藍、血三色光芒,接連劈斬。

    她留下一連竄意味深長的笑聲,“柳河山,你騙的了別人,怎么能騙的了我。”

    “你……”

    死王瞳孔一縮,“你……你胡言亂語什么!”

    “哈哈哈哈。”

    維多利亞譏諷大笑,“你的斂息術獨具一絕,即便夏天都被你瞞了過去,當然,其實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份。”

    話落之后,再次橫劈豎斬,當當當,再次與死王手中斷劍碰撞。

    “但有人告訴我,你就是柳河山,現在看來是真的,真正的死王,怎么能擋得住我那一劍呢。”

    不等對方開口,她又道,“你可以猜一猜,是誰告訴我的。”

    “是誰!”

    死王冷喝,臉色凝重,充斥著無盡的殺意。

    這一刻,他不再掩飾自身內息與氣血,轟然爆發開來。

    “我可以給你一點提示。”

    維多利亞淡淡笑著,“剛才那一劍你認識吧,我要告訴你的是……那一劍不是夏天教我的。”

    愕然聽到這句話。

    死王……也就是柳河山,他先是一怔,緊接著面呈駭然!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她……她……她不可能活著……”

    “你說什么呢?”維多利亞笑吟吟望著對方,“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說的‘她’,又是誰?”

    “你……”

    柳河山又驚又俱,心緒紛亂,瞬間蒙生退意。

    似能東西他內心的念頭,維多利亞冷喝道,“柳河山,有人讓我帶話給你,這次是個警告,若還有下次,斬你頭顱!”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